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99号南湖晚报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732|回复: 2

诗词审美观与平仄规则 (修订重发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6-1 14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 大槪没有人会否认诗词审美观的客观存在。然而,对诗词审美观有正确认识的人恐怕不多。
       诗词审美观从何而来?当然是在诗词的发展进程中产生的。中国诗词,自沈约等人提出四声说,在千余年的历史进程中,不仅产生讲究一整套平仄规则的独特格律诗词,而且产生以平仄格律为美的独特诗词审美观审美标准。这个诗词审美观审美标准,由于世代因袭,潜移默化,它就好像融化进中国文人的血液里了,成为他们对诗词的一杆本能辨识标尺,并且实际上成为中国社会的共同审美意识。其结果,便是格律诗词登上至高至尊的宝座,中国诗坛自然而然成为格律诗词的天下。这种状况至少已延续数百年,只是五四以后的一段时间稍有变化,到如今又基本恢复如故。
      诗词问题,审美观是第一重要的。可是当今诗界的主流理论,却对此闭口不谈。这是为什么?不为别的,上面我说过,以平仄格律为美的诗词审美观审美标准,就好像融化进中国文人的血液里了,主流理论不提诗词审美观,恰恰表明撰写者深受传统诗词审美观的影响而未能自觉,未能走出上述中国旧时文人的范畴。缺乏认识的自觉性,即使是绝顶聪明的人,也一样难逃审美观的禁锢。
       审美观虽是精神层面的东西,然而在一定条件下,它所具有的力量,甚至可以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可怕程度。举个众所周知的例子:旧时的中国女子,她们忍受千余年的缠足之苦,并非是受到国家政权或其他外力的强制,而是她们自己心甘情愿承受的。这是为什么?不为别的,就因为那时候以缠足为美的女子审美观,已经成为占中华民族大多数的汉民族的共同审美意识,它使那时候的人无论男女,甚至连抗拒缠足的念头都不会产生,而唯以缠足为美为荣,那时候的女子甘愿忍受缠足之苦,也不愿做遭人鄙视鄙弃的天足女。在今人看来,这是何等的荒谬、丑陋!然而历史事实就是如此。
        可见,审美观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是美丽健康的审美观,一类是丑陋病态的审美观。
        可见,审美观所具有的力量,可以变美为丑,变丑为美,颠倒美丑是非黑白。
        旧时以缠足为美如此丑陋变态的女子审美观,尚且具有那么大的禁锢人们头脑的力量,那么可想而知,早已成为中国社会共同审美意识的的传统诗词审美观,况且它还有着一件美丽高雅的外衣,它对人们头脑的禁锢,其威力该会有多大!在当今旧体诗坛,不要说不可能进行诗词创新,甚至连提出诗词创新的主张,也会被视作大逆不道。
       这里需说明一点:在谈诗词审美观时,我提到旧时女子的缠足和以缠足为美的女子审美观,这可能会让一些人感觉不舒服,但这并非是对阿Q说"亮",而只是为了便于说明问题。
       讲究平仄规则的格律诗词,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,其标志便是唐诗宋词。这一点没人否认。唐诗宋词也是本人所爱。但是必须要分清楚,格律诗词和以平仄格律为美的诗词审美观审美标准,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不能混为一谈。什么是诗词的平仄规则?诗界主流理论的解释、定义:它是诗词的声律、抑扬律,是诗词的根本规律。这个解释和定义,正是主流理论亦即格律理论的核心和基石。 那么,这个解释和定义,是否与诗词的实际相符合呢?
        要讲清楚诗词的平仄规则问题,需撰专文阐述。这儿只能择要简略谈谈。
        词的平仄只是对诗的模仿,谈平仄规则只能以律诗为依据。
        对平仄规则的判断,不能依据古今倡导者的自我标榜,诸如商羽相变,八音协畅云云;而是要看律诗声调从最初的四声四用,到后来的四声两用即分为平与仄的实际演绎变化,要看平仄在律诗中的实际应用。
        一句话,对律诗作全面客观的考察,不难得出如下结论:所谓平仄规则,其实就是按对仗要求在律诗句言格式中所作的平仄对仗排列。也就是说,平仄规则其实只是律诗的一种对仗形式,它是高度讲究对仗美的律诗这一文体的诸多对仗形式之一。高度讲究对仗美,是律诗这一文体的基本待征,它包含多种对仗形式。这些对仗形式大致可分为三类:一是句言格式的句言排列对仗;二是语言文字即词义词性的对仗;三是声调平仄在句言格式中的排列对仗。前二类对仗可以一目了然,自然不会有疑义。问题在第三类对仗形式。大家知道,对仗一般应是视觉感知对象,而平仄声调是不能被视觉感知的,那么说平仄规则亦即平仄声调在句言格式中的排列,是一种对仗形式,能令人信服么?回答是肯定的。但凡熟知律诗平仄的人,虽不能一目了然,却还是可以清晰感知律诗句式中的平仄排列格式,甚至可以以文字或特定符号将这些平仄排列格式标注出来,就像许多讲述格律诗词的文章或书籍所做的那样,所以是不难弄明白这种排列是按对仗的要求来安排的。此外,平仄规则本身的两个要点,也是对其对仗属性的很好说明:其一是粘的要求。所谓粘,便是上下两联的平仄排列形成对仗组合。粘即是对仗,失粘即是失对。其二是拗救。王力先生说:所谓拗救,就是上面该用平的地方用了仄声,所以在下面该仄的地方用平声,以为抵偿。王力先生的说法并不确切,没有说清内在实质。那么什么是拗救呢?拗即是平仄对仗排列的失衡。救即是对失衡的平仄对仗排列作调整,恢复平仄排列的对仗平衡。拗救之后,恢复了平仄排列的对仗平衡,也就合律了。这或也正好是诠释了拗救提法的合理性。当然,所有平仄对仗都是相对的,倘要追求绝对的平仄对仗,那它也就无法寄附于律诗体内了。
      诗词的历史吿诉我们,平仄对仗并非从一开始就有。最初沈约等以四声创立永明体,就还没有平仄对仗。后来四声四用发展成为四声两用即分为平与仄,才慢慢形成体现对仗要求的平仄规则。平仄规则不是个人独创,而是由众诗人的创作实践逐步完善最后形成的。平仄对仗这一律诗的特殊对仗形式,不能不说是古人的一种奇思妙想,可它也害苦了后来的许多文人,因为它把他们若干视为宝贝的诗词理论著作,实际上变为毫无学术意义和价值的文字垃圾。
      可见,倘要给诗词平仄规则下个定义,应该定义为平仄对仗规则。诗界主流理论把它解释、定义为声律、抑扬律云云,只能是一种望“声”生义,并不符合律诗的平仄实际。而以错误的解釋、定义为依据,把平仄规则奉为所谓诗词格律,要求诗人们无条件遵循,则更近乎蛮橫无理了。      
      下面,我也来谈谈诗词的声韵问题。
      诗词自然是要讲声韵的,但它主要体现在句读的节奏和押韵上面。把平仄的一抑一扬,称之为抑扬律,说它是诗词的根本规律,不仅荒谬,而且有悖于声乐常识。一抑一扬固然是一种声韵表达,那么一抑多扬或一扬多抑,比如平平平平仄,或仄仄仄仄平等等,你能说它们不是一种声韵表达吗?平仄的任何组合,只要与句读的节奏相合拍,都可以成为一种声韵表达。一抑一扬与一抑多扬等等错落相配,只应使声韵多变而不致刻板单调,怎么反倒是不符声韵规律呢?
      讲诗词声韵的重要性,总得有个度。一切文学体裁,包括诗词,由其文字表达的意象,永远是第一审美因素。把诗词的声韵审美因素强调到不恰当的地步,把本是文字作品的诗词,说成是专供欣赏平仄声韵的声乐作品,把文字诗词学变为声乐诗词学,这不是荒谬可笑吗?可惜在当今的主流诗词理论里面,这样的荒谬可笑屡见不鲜,这实在是中国诗界的悲哀!      
      综上可知,所谓诗词平仄规则,只不过是古代文人玩的一种文字游戏罢了。它并没有艺术上的特别意义和价值。历史上唐诗宋词的辉煌和魅力,绝非由平仄游戏带来,而是主要表现在文字美、对偶美、意象美上面。诗词平仄规则本不是什么深奥难解的东西,但由于中国文人受传统诗词审美观的禁锢太久太深,把本应有的对这个问题的判别和思维能力,变为了虔诚信奉,他们信奉平仄规则为诗词格律,可这算是哪门子格律?伪格律而已。
      曾有朋友问我:你否定格律诗词呀?我回答:我并不否定格律诗词。格律诗词作为中国诗歌的一种体裁形式,既是现实客观存在,也是客观历史存在,没有人否定得了。是的,尽管平仄规则只是古人玩的一种文字游戏,倘今天有人依旧嗜好它,心甘情愿戴着镣铐跳舞,那也是他的自由和权利。我要否定的只是以平仄格律为美的传统诗词审美观审美标准。它是从旧时代到新时代,几个世纪一直戴在中国文人身上的无形枷锁,倘不能打破、废止它,恐怕再过一个世纪,乃至几个世纪,中国文人依旧难以从古人的平仄排列游戏中解脫出来。
      所以,我赞成这样的诗词主张:去平仄,押囗韵,弃千年平仄格律为美诗词审美观审美标准,立唯诗唯文诗词审美新规范。唯如此,中国诗词才有望别开新路,与时俱进,健康发展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6-23 1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讲诗词声韵的重要性,总得有个度。一切文学体裁,包括诗词,由其文字表达的意象,永远是第一审美因素。把诗词的声韵审美因素强调到不恰当的地步,把本是文字作品的诗词,说成是专供欣赏平仄声韵的声乐作品,把文字诗词学变为声乐诗词学,这不是荒谬可笑吗?可惜在当今的主流诗词理论里面,这样的荒谬可笑屡见不鲜,这实在是中国诗界的悲哀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6-26 0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诗词平仄规则本不是什么深奥难解的东西,但由于中国文人受传统诗词审美观的禁锢太久太深,把本应有的对这个问题的判别和思维能力,变为了虔诚信奉,他们信奉平仄规则为诗词格律,可这算是哪门子格律?伪格律而已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99号网站 ( 浙ICP备10204423号-1|公安备案33040202000105 )  

GMT+8, 2019-12-10 15:11 , Processed in 0.080451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jx99hao.com

© 2009-2016 jx99hao.com | 举报电话: 0573-82876569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