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99号南湖晚报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5862|回复: 19

来根友·鸳湖诗词沙龙(筹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8-15 12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来根友·鸳湖诗词沙龙(筹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宗旨:
    鉴于近二十多年来,诗词文学、复兴之势风起云涌;为配合中央及浙江省诗联与本市诗联之“诗教”工作,由本人发起,开创“诗词沙龙”,营造一种沙龙式的别样温馨与亲切氛围,在无尽的风雅之中刻意培养诗词创作与评论人才。本人曾于二十六年前,依古人之礼,首开“诗门”、广招门徒,多年来陆续招收了近二十位学子(含网络),故此次乃是紧锣密鼓、重启诗门。如今,本人年近七旬,垂垂老矣,为余热芹献之计,开门授徒、竭诚教学;暂以面授为主,逐步发展到“函授”。
    
    
    人员组成:
    
    一、以中青年为主的学员(主要由本人定向招收;亦接受自行报名,但须考察)。
    
    二、诗友佳宾(由本人逐位邀请、不定期光临)。

三、特聘导师(各位分别地、不定期莅临指导)。
    
    四、开课时间(年、月、日)与地点,酌情待定。
    
    
    附录:
    
    1、首期学员:沈讯磊、范增顺、周我云及其女儿,共四位。
    
    2、后续学员:武桢、朱一巍、刘臻、沈汉翔、高贤、朱银龙、成海良。
    3、诗友佳宾: 杨逸明先生(上海)、何鹤先生(北京)、王翼奇先生、周明道先生、徐弘道先生(前三位“杭州”)、张扣林先生、金睿先生、吴顺荣先生、俞华良先生、邵洪海先生、陈晓萍女士、朱樵先生、陆明先生、苏焕镛先生、陈家骥先生、范笑我先生、吴香洲先生、吴小汀先生、傅其伦先生、朱培林先生、黄辉先生、朱建敏先生、许建中先生、于能先生、方包清先生、徐益民先生、许康先生、沈永如先生、陆翔熊先生、戴振国先生、王士云女士、范立群先生、梅晓民先生、周维新先生、许华明先生、尤裕森先生、周易先生、陈焕华先生、钱江先生、王留芳先生、黄心培先生、朱益群先生、纪明珍女士、周荣先先生、傅震宇先生、董敏先生、布人先生、沈鉴铭先生、杨新华先生、曹妙生先生、徐长根先生、诸葛伟先生、吴韧先生、张小云女士、钱明华先生。
    
    4、特聘导师:徐志平先生、冯谷贞女士、黄浴宇先生、陆永祥先生。


来根友谨订于2012年8月15日


“沙龙”主·简介与通讯:
   
   来根友,笔名“洱海”,浙江省嘉兴市人。中华诗词学会顾问庄一拂先生入室弟子。现为中国作家协会浙江省分会会员、嘉兴朱彝尊研究会会员。曾历任:浙江省诗词与楹联学会常务理事、鸳鸯湖诗社副社长、嘉兴市诗词研究会会长、嘉兴市诗词楹联学会暨诗教部顾问、北京大型期刊《汉诗杂志》编辑部主任。曾入选“中国当代诗词名家”百强。被聘为《当代千家诗精评》专家评委。作品入选《新华文学选刊》(小说、散文)、《中华诗词年鉴》(多年连续)、《中国当代诗词精选》《中华诗词》(年刊)、《近百年诗抄》《百年律诗大典》《百年绝句大典》《全球当代诗词选》(美国)等约六十种选本。姓名入编《中国诗词作家辞典》《嘉兴市文学志》等多种。已出版《全国诗社诗友作品选萃·来根友诗词选》专辑、《洱海文集》第一、第二两部。曾获全国工业诗词大奖赛二等奖与全国短小说、散文大奖赛优秀奖等等。


通讯处:
浙江嘉兴市望湖路富安臻园 11 幢 1单元 402室 邮编 314050
电子邮箱 206368abc@sina.com 手机 13067666097  来根友


几点说明:
由本人定向招收的学子之中,其中有几位(如武桢、沈讯磊、朱一巍等等),基础甚好,堪称“佳苗”,故求其才,简直令人废寝忘食!其倘不愿受招,老夫也只有仰天浩叹“惜哉、痛哉”了------
2、在本人“诗友佳宾”之中,其中有几位,因虑其社会地位较高或年龄偏大等问题,似不宜招入门下,然假如实话直说,其乃与本门相互“切磋”为最佳对象,因文学创作,不仅仅涉及藻绘或格律,相当的阅历与思想深度,均为强项。
3、(现)鸳鸯湖诗社,重点似置于“书画”一块,在传统诗词方面较为薄弱,乃不争的事实,包括几位领衔人物,但视其创作热情甚高,故应予以重点培植与揄扬。鸳鸯湖诗社是块金字招牌,陈家骥先生认为,决不能把这块金字招牌砸在咱们手中!那就必须培养一些人,能源源不断地拿出佳作来才行。
4、原在其它门下的学子,可以“转舵”,即不妨同时在两家或数家门下研习;而此在本门,并无任何忌讳。
5、凡拟接受吾之招收的学子,请及时一一回应。
6、凡本人之“诗友佳宾”或其它欲特聘人士,如无意愿而不受招者,则作罢,无须作出任何应对或解释。本人谨表理解并谢忱!
发表于 2012-8-15 15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诗词歌赋是每一个人都很喜爱的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8-15 17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alltone 于 2012-8-15 17:49 编辑

先生能招徒授课,好事!恭喜!近日拿胡适文集一看,里面打油诗、白话诗让人耳目一新!有古诗基础才有这个才,先生筹得对!另读诗对健康也有益,好诗能治病,此言也不假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8-15 20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诗词歌赋是每一个人都很喜爱的。
季虹 发表于 2012-8-15 15:31



    是。谢谢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8-15 20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先生能招徒授课,好事!恭喜!近日拿胡适文集一看,里面打油诗、白话诗让人耳目一新!有古诗基础才有这个才,先 ...
alltone 发表于 2012-8-15 17:36


谢坛主鼓励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8-16 0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[二次修订]
            
来根友·鸳湖诗词沙龙(筹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宗旨:
    鉴于近二十多年来,诗词文学、复兴之势风起云涌,身不由已裹挟其中的,全国竟达数百万之众;为配合中央及浙江省诗联与本市诗联之“诗教”工作,由本人发起,开创“诗词沙龙”,营造一种沙龙式的别样温馨与亲切氛围,在绝对的无尽的风雅之中,刻意培养诗词创作与评论人才。本人曾于二十六年前,依古人之礼,首开“诗门”、广招门徒,多年来陆续招收了近二十位学子(含网络),故此次乃是紧锣密鼓、重启诗门。如今,本人年近七旬,垂垂老矣,洵然为时不多,为余热芹献之计,开门授徒、竭诚教学;暂以面授为主,逐步发展到“函授”。渴盼各位博雅君子大力支持!
    
    
    人员组成:
    
    一、以中青年为主的学员(主要由本人定向招收;亦接受自行报名,但须考察)。
    
    二、诗友佳宾(由本人逐位邀请、不定期光临)。

三、特聘导师(各位分别地、不定期莅临指导)。
    
    四、授课时间(年、月、日)与地点,酌情待定。
    
    
    附录:
    
    1、首期学员:沈讯磊(女)、范增顺(女)、周我云及其女儿,共四位。
    
    后续学员:武桢、朱一巍、刘臻、沈汉翔,共四位。
       
    3、诗友佳宾: 杨逸明先生(上海)、何鹤先生(北京)、王翼奇先生、周明道先生、徐弘道先生(前三位“杭州”)、张扣林先生、金睿先生、吴顺荣先生、俞华良先生、邵洪海先生、陈晓萍女士、高贤先生、朱银龙先生、成海良先生、朱樵先生、陆明先生、苏焕镛先生、陈家骥先生、范笑我先生、吴香洲先生、吴小汀先生、傅其伦先生、朱培林先生、黄辉先生、朱建敏先生、许建中先生、于能先生、方包清先生、徐益民先生、王一定先生、许康先生、沈永如先生、陆翔熊先生、戴振国先生、王士云女士、范立群先生、梅晓民先生、周维新先生、许华明先生、尤裕森先生、周易先生、陈焕华先生、钱江先生、王留芳先生、黄心培先生、朱益群先生、纪明珍女士、周荣先先生、傅震宇先生、董敏先生、布人先生、沈鉴铭先生、杨新华先生、曹妙生先生、徐长根先生、诸葛伟先生、吴韧先生、张小云女士、钱明华先生。
    
    4、特聘导师:徐志平先生、冯谷贞女士、黄浴宇先生、陆永祥先生。


来根友谨订于2012年8月15日


“沙龙”主·简介与通讯:
   
   来根友,笔名“洱海”,浙江省嘉兴市人。中华诗词学会顾问庄一拂先生入室弟子。现为中国作家协会浙江省分会会员、嘉兴朱彝尊研究会会员。历任:浙江省诗词与楹联学会常务理事、鸳鸯湖诗社副社长、嘉兴市诗词研究会会长、嘉兴市诗词楹联学会暨诗教部顾问、北京大型期刊《汉诗杂志》编辑部主任。曾入选“中国当代诗词名家”百强。被聘为《当代千家诗精评》专家评委。作品入选《新华文学选刊》(小说、散文)、《中华诗词年鉴》(多年连续)、《中国当代诗词精选》《中华诗词》(年刊)、《近百年诗抄》《百年律诗大典》《百年绝句大典》《全球当代诗词选》(美国)等约六十种选本。姓名入编《中国诗词作家辞典》《嘉兴市文学志》等多种。已出版《全国诗社诗友作品选萃·来根友诗词选》专辑、《洱海文集》第一、第二两部。曾获全国工业诗词大奖赛二等奖与全国短小说、散文大奖赛优秀奖及嘉兴市文联“作家奖”等等。


通讯处:
浙江嘉兴市望湖路富安臻园 11 幢 1单元 402室 邮编 314050
电子邮箱 206368abc@sina.com 手机 13067666097  来根友





几点说明:
由本人定向招收的学子之中,其中有几位(如武桢、沈讯磊、朱一巍等等),基础甚好,堪称“佳苗”,故求其才,简直令人废寝忘食!其倘不愿受招,老夫也只有仰天浩叹“惜哉、痛哉”了------
2、在本人“诗友佳宾”之中,其中有几位,因虑其社会地位较高或年龄偏大等问题,似不宜招入门下,然假如实话直说,其乃与本门相互“切磋”为最佳对象,因文学创作,不仅仅涉及藻绘或格律,相当的阅历与思想深度,均为强项。
3、(现)鸳鸯湖诗社,重点似置于“书画”一块,在传统诗词方面较为薄弱,乃不争的事实,包括几位领衔人物,但视其创作热情甚高,故应予以重点培植与揄扬。鸳鸯湖诗社是块金字招牌,陈家骥先生认为,决不能把这块金字招牌砸在咱们手中!那就必须培养一些人,将来能源源不断地拿出佳作来才行。
4、原在其它门下的学子,可以“转舵”,即不妨同时在两家或数家门下研习;而此在本门,并无任何忌讳。
5、凡拟接受吾之招收的学子,请及时一一回应。不拟接受的,可以保持沉默。
6、凡本人之“诗友佳宾”或其它欲特聘人士,如无意愿而不受招者,则作罢,无须作出任何应对或解释。本人谨表理解并谢忱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8-18 21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洱海 于 2012-8-18 21:23 编辑



来根友·回复某诗友:[不知为何,“听讼楼”上发不出去]

     所言甚是!谢好意!我是有点钻牛角尖----- 犹记座师庄一拂先生临终前曾对我说:“把鸳鸯湖诗社这面大旗举下去!”然由于各种原因(主、客观均有),应该承认,我没能做到。所以,我原想在有生之年,搞个无偿的沙龙式“诗门”,集中化六年至十年时间,把各种诗词体裁,以阐发其艺术表现技巧为主,全部教一遍。因为,在嘉兴,在我看来,堪雕之才,虽说并不是很多,却还是有那么几位的。然而,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------各人有各人的退避之理由------ 孔子曾谓,人是很难说通的(大意);是呀,可能我的“鸳湖诗词沙龙”之议,其中还涉及什么“学员”“嘉宾”“导师”等等,引起了某些人其它许多想法------看来,我这篇“文章”(沙龙),未及开头,就得黯然煞尾了,就象魏晋时向秀的小品------





附录:

[修订版]   来根友·鸳湖诗词沙龙(筹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宗旨:
    鉴于近二十多年来,诗词文学、复兴之势风起云涌,身不由已裹挟其中的,全国竟达数百万之众;为配合中央及浙江省诗联与本市诗联之“诗教”工作,由本人发起,开创“诗词沙龙”,营造一种沙龙式的别样温馨与亲切氛围,在绝对的无尽的风雅之中,刻意培养诗词创作与评论人才。本人曾于二十六年前,依古人之礼,首开“诗门”、广招门徒,多年来陆续招收了近二十位学子(含网络),故此次乃是紧锣密鼓、重启诗门。如今,本人年近七旬,垂垂老矣,洵然为时不多,为余热芹献之计,开门授徒、竭诚教学;暂以面授为主,逐步发展到“函授”。渴盼各位博雅君子大力支持!
    
  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8-19 14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呵呵,诗书画印,诗最难也不是一般人都可作的,也讲个诗缘和个人兴趣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8-20 2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根友回复高振衣(兼致南湖之子先生雅览):
振衣兄:首先,幸承谬赞!其次,君之诚意,令人感动!
       不过,我倒无意于“玩八卦”,从内心说,我确实有较强的“功名”欲望,虽说“利名于我何有哉”(电视采访似已数次,老丑亮相、见怪不怪了),因我切盼“一统江湖”(嘉兴诗坛),眼看诗词楹联学会有黄浴宇先生一伙人,鸳鸯湖诗社有金睿先生等,而在两军中均有本人知音与朋友,同时,亦有一些“学子”,而学子之间,水平参差甚大。孟子曰:“梓匠轮舆、必以规矩。不能使人巧。”一些基本的东西毕竟还是少不了的,虽谓“体裁技法都是小儿科”。因为,真正的天才,总是极少数,概率低而又低,巴尔扎克(法)曾说,天才就象东升的太阳,它自己就会发出万丈光芒(大意)。但大多数人,就象你我凡辈,从前都得从“三字经”之类开蒙。高尔基认为,大多数常智者,经过不懈努力,在文学上也可以作出不朽的成就。故而,我想,我虽无“办事才具”(如今办实事,更为不易。别的不说,某些人往往会从各种角度去加以窥视、猜度),但在有生之年,若依古人之礼,开启“诗门”(沙龙)、广招门徒,免费培养若干名诗词创作与评论人才,似乎还是可以的。但目前看来,此种可能性已经非常之小,因摁着牛头吃草,是绝对不行的。规避“门墙”就学的大体上有三种情况:为免是非而急于“撇清”,这是一,第二,确实忙于工作与生活。第三,水平基本达标,其自我感觉良好,继续自学可也(其实,真正的可造之材,入任何师门,如坐春风,为师的“诲人”,常常不见痕迹,一切尽在耳濡目染之中)------而成语“桃李不言、下自成蹊”,那是需要相当精深之道行的,尽管未必是“百年修行”。那种仙人一般的境界,如今谁又能轻易抵达?然而,时间却不等人,如静坐家中(退密老所谓的“楼坐”),我眼看时间从指缝间无语流失,只能暗自悲叹。尽管,南湖之子先生劝我自己做点学问,颇为有理,而多年前陆明兄就直指我不必“搞七搞八”弄什么社团,但我想,陆明先生是位当代小说家兼文史学者(这里谢谢陆明、陈家骥俩位仁兄好意),不象咱们搞传统文学,自古以来,历代诗家词客就热衷于结社联吟,陶醉于诗酒生涯。此乃寻找心灵归宿的方式之一。据此观念,而观念决定命运,于是,我趟进了“混水”近三十年------看来,或者,我就听君一言,径直青灯黄卷地“念念佛”吧?有时候,在悦耳的梵呗声中沉思或者瞌睡,肯定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   最后,君问我诗词写给谁看?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。我虽无伯牙奇才,但抚琴时总幻想着能有知音一二的法耳在。这肯定是首要的。你说“最后是写给知音看”——我不赞同。而“清风不识字”,何必徒然临风吟诵?所以,我以为,知音最为重要,因为惟有他,也许才能稍稍体验你那玄妙幽微的弦外之音;故而惺惺相惜者,乃是天上人间最为重要的!
   
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来根友谨上
[附录]1、
高振衣来函
来先生:回复已悉。先生虚怀若谷很是佩服。你以前是我三个半不佩服的人里面,其中之一。但现在我有些佩服。不是人很难沟通,而是这件事情你没做好,再加上你前面多生是非,人家急于撇清和你的关系。其实一个人只要有学问,有道德,只要在家中坐着,自会有人找上门来,周退老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。周老在他的书法可以买高价的情形下,免费给我题跋,【藕老也是这样】有一次送一点小礼,因我地址不祥,他除了自己打电话,还特意托人感谢。现在的青年先生哪会这样,甚至还有青年先生向我借了他的信不还。你的诗在嘉兴是一流的,只是你不是做事的人,那不妨专心做学问。如果你感觉诗提高不上,那就多写写小说,或者编编地方史料,甚至念念佛也可以。像你这么有身份有学问的人不应该玩八卦,玩八卦是我们年轻人的事,你应该玩境界。你说要把各种诗词体裁,以阐发其艺术表现技巧为主,全部教一遍。其实体裁技法这些东西都是小儿科,如果喜欢诗词自会研究这些东西,市面上资料也很多,老先生从来不讲这些东西,他们只是教人多读经史,其次多背古文诗词。写诗第一是写给自己看,其次写给清风明月百花看,最后是写给知音看,来先生不知写给谁看?顺颂文安。高振衣顿首

[附录]2、
南湖之子来函
给来根友先生的一封回信:来根友先生,你的回信看到了。你的困惑在于你钻了牛角尖了啊。我再分析分析给你听听吧。现在你就像机关里退休来的领导局长们应该识趣。不要到处指手画脚,那是很讨人嫌的。嘉兴文联的老王你应该熟悉的,曾经为朱生豪事情出过很多力气。退下来了之后朱生豪故居开馆仪式都不通知他去。他还去骂街了。范晓华那里有个圈子,高贤那里有个圈子,黄浴宇那里也有个圈子。你现在应该都不在那些圈子里了。照理说黄浴宇那个圈子是你以前传下来的,只是已经经过洗牌已经面目全非了,再也不是你所能够掌控的来。你现在顶着个唬人的“某某某”头衔,可谓声名赫赫,却又道貌岸然,正印证“带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,它可能是鸟人”网络流行语,堪称“百年一遇”。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当笑话,无形中提高他们的知名度。你七十岁收些徒弟还远不及那些俞星伟、吴香洲等人收徒弟吃饭喝酒来得痛快。你收徒弟是这样的免费倒贴而为,真是的。不要又是教出徒弟杀掉师傅的事情再次重演啊。我还是那句老话:我和一些你的老朋友陆明、陈家骥等一致认为你还是在家里安安静静的好好地写写东西,出它十本书。不要去参与一些搞七搞八的事情。将来还是要靠作品来安身立命扬名立万的。你不要在荷诞日的时候上了一次电视就飘飘来了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你的一个真心朋友(南湖之子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8-21 07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洱海 于 2012-8-21 07:46 编辑

[修订版]
来根友回复高振衣(兼致南湖之子先生雅览):
振衣兄:首先,幸承谬赞!其次,君之诚意,令人感动!
       不过,我倒无意于“玩八卦”,从内心说,我确实有较强的“功名”欲望,虽说“利名于我何有哉”(电视采访似已数次,老丑亮相、见怪不怪了),因我切盼“一统江湖”(嘉兴诗坛),文坛诗苑大团结;眼看诗词楹联学会有黄浴宇先生一伙人,鸳鸯湖诗社有金睿先生等,而在两军中均有本人知音与朋友,同时,亦有一些“学子”,而学子之间,水平参差甚大。孟子曰:“梓匠轮舆、必以规矩。不能使人巧。”可见,一些基本的东西毕竟还是少不了的,虽谓“体裁技法都是小儿科”。因为,真正的天才,总是极少数,概率低而又低,巴尔扎克(法)曾说,天才就象东升的太阳,它自己就会发出万丈光芒(大意)。但大多数人,就象你我凡辈,从前都得从“三字经”之类开蒙。高尔基认为,大多数常智者,经过不懈努力,在文学上也可以作出不朽的成就。故而,我想,我虽无“办事才具”(如今办实事,更为不易。别的不说,某些人往往会从各种角度去加以窥视、猜度),但在有生之年,若依古人之礼,开启“诗门”(沙龙)、广招门徒,免费培养若干名诗词创作与评论人才,似乎还是可以的。但目前看来,此种可能性已经非常之小,因摁着牛头吃草,是绝对不行的。规避“门墙”就学的大体上有三种情况:为免是非而急于“撇清”,这是一,第二,确实忙于工作与生活。第三,水平基本达标,其自我感觉良好,继续自学可也(其实,真正的可造之材,入任何师门,如坐春风,为师的“诲人”,常常不见痕迹,一切尽在耳濡目染之中)。至于因浏览有人公开回复而受到影响犹豫退缩的,就不必去说他了,其实每一个人的情况都是不同的------而成语“桃李不言、下自成蹊”,那是需要相当精深之道行的,尽管未必是“百年修行”。那种仙人一般的境界,如今谁又能轻易抵达?然而,时间却不等人,如静坐家中(退密老所谓的“楼坐”),我眼看时间从指缝间无语流失,只能暗自悲叹。尽管,南湖之子先生劝我自己做点学问,颇为有理,而多年前陆明兄就直指我不必“搞七搞八”弄什么社团,但我想,陆明先生是位当代小说家兼文史学者(这里谢谢陆明、陈家骥俩位仁兄好意),不象咱们搞传统文学,自古以来,历代诗家词客就热衷于结社联吟,陶醉于诗酒生涯。此乃寻找心灵归宿的方式之一。据此观念,而观念决定命运,于是,我趟进了“混水”近三十年------看来,或者,我姑且就听君一言,径直青灯黄卷地“念念佛”吧?有时候,在悦耳的梵呗声中沉思或者瞌睡,肯定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   最后,君问我诗词写给谁看?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。我虽无伯牙奇才,但抚琴时总幻想着能有知音一二的法耳在。这肯定是首要的。你说“最后是写给知音看”——我不赞同。而“清风不识字”,何必徒然临风吟诵?所以,我以为,知音最为重要,因为惟有他,也许才能稍稍体验你那玄妙幽微的弦外之音;故而惺惺相惜者,乃是天上人间最为重要的!
   
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来根友谨上
[附录]1、
高振衣来函
来先生:回复已悉。先生虚怀若谷很是佩服。你以前是我三个半不佩服的人里面,其中之一。但现在我有些佩服。不是人很难沟通,而是这件事情你没做好,再加上你前面多生是非,人家急于撇清和你的关系。其实一个人只要有学问,有道德,只要在家中坐着,自会有人找上门来,周退老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。周老在他的书法可以买高价的情形下,免费给我题跋,【藕老也是这样】有一次送一点小礼,因我地址不祥,他除了自己打电话,还特意托人感谢。现在的青年先生哪会这样,甚至还有青年先生向我借了他的信不还。你的诗在嘉兴是一流的,只是你不是做事的人,那不妨专心做学问。如果你感觉诗提高不上,那就多写写小说,或者编编地方史料,甚至念念佛也可以。像你这么有身份有学问的人不应该玩八卦,玩八卦是我们年轻人的事,你应该玩境界。你说要把各种诗词体裁,以阐发其艺术表现技巧为主,全部教一遍。其实体裁技法这些东西都是小儿科,如果喜欢诗词自会研究这些东西,市面上资料也很多,老先生从来不讲这些东西,他们只是教人多读经史,其次多背古文诗词。写诗第一是写给自己看,其次写给清风明月百花看,最后是写给知音看,来先生不知写给谁看?顺颂文安。高振衣顿首

[附录]2、
南湖之子来函
给来根友先生的一封回信:来根友先生,你的回信看到了。你的困惑在于你钻了牛角尖了啊。我再分析分析给你听听吧。现在你就像机关里退休来的领导局长们应该识趣。不要到处指手画脚,那是很讨人嫌的。嘉兴文联的老王你应该熟悉的,曾经为朱生豪事情出过很多力气。退下来了之后朱生豪故居开馆仪式都不通知他去。他还去骂街了。范晓华那里有个圈子,高贤那里有个圈子,黄浴宇那里也有个圈子。你现在应该都不在那些圈子里了。照理说黄浴宇那个圈子是你以前传下来的,只是已经经过洗牌已经面目全非了,再也不是你所能够掌控的来。你现在顶着个唬人的“某某某”头衔,可谓声名赫赫,却又道貌岸然,正印证“带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,它可能是鸟人”网络流行语,堪称“百年一遇”。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当笑话,无形中提高他们的知名度。你七十岁收些徒弟还远不及那些俞星伟、吴香洲等人收徒弟吃饭喝酒来得痛快。你收徒弟是这样的免费倒贴而为,真是的。不要又是教出徒弟杀掉师傅的事情再次重演啊。我还是那句老话:我和一些你的老朋友陆明、陈家骥等一致认为你还是在家里安安静静的好好地写写东西,出它十本书。不要去参与一些搞七搞八的事情。将来还是要靠作品来安身立命扬名立万的。你不要在荷诞日的时候上了一次电视就飘飘来了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你的一个真心朋友(南湖之子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99号网站 ( 浙ICP备14021630号-5|公安备案33040202000105 )  

GMT+8, 2020-9-23 08:26 , Processed in 0.090904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jx99hao.com

© 2009-2016 jx99hao.com |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: 0573-82876569

  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